wpgaze.com 色小姐,色小姐影院,ww.色小姐.com,色小姐改名,色小姐在线视频
  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773ww.com 240bb.com av2012.com 7875g.com 5r9r.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港女的环球性旅行

    我中文名叫蔼君不过,我不太喜欢别人这样叫我,其他人一般都叫我阿B。我在大学是读文化研究,另外也对女性主义有兴趣,不过,我又不同于其他女性主义者,她们有些一开始就强烈的批评男性,但在我看来,男性也是性别不平等下的受害者对不起,我又说远了。今次我想和大家分享的,本小姐是一些在世界各地的经历。之前我试过休学,去印度做过一些扶持妇女工作的义工;也在暑假到过巴西、菲律宾去游学,今次考上了妇女文化研究所,我就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之前看过新闻,指现在在中东的妓女,主要都是中国女性,我好好奇,那些中国女性在陌生的国度,是如何自存的呢?又有没有一个属于她们的生活圈子?如果有,这个圈子又是怎运作的呢?我很想知道真实的情况,而要知道真实的情况,最好的方法,就是亲身去体试这种生活于是,我就一个人背着背包的,就坐飞机去了埃及!我就这样的,一个东方女孩,在开罗的街道,不停走来走去,一见是东方的女性脸孔,就上前问一问,最终都给我问到了~其实在中东,人们都好遵守伊斯兰教条,他们是可以召妓,不过是要在特殊条件下,如妻子怀孕~所以不会有香港般的妓女数字,就算是开罗这样的大城市,都大概只支持到百多名妓女的生活我第一个接触的中国妓女,叫阿媚,我就叫她媚姐。在开罗,媚姐平日都不太喜欢出街,我也明白她的感受,因为那些男人,一见到是东方的女性脸孔,就喜欢上前「抽水」!媚姐和其他姐妹,一到夜晚就会聚在一起,打打麻雀、吹吹水的消磨时间而我就在媚姐帮忙下,找到个小单位,开张大吉了~北非虽然是个阿拉伯化的地区,但就在和西亚不同,永远都迫迫夹夹的~屋子一座接一座,行人路只有4、5米阔,有些小巷,简直要侧着身才可以进入;这些街巷组合起来,整个城市就像个大迷宫,没有熟人带,很容易便会迷路这可能和北非的地理有关,北非的人口,主要集中在峡长的沿海区、绿洲城市,和埃及的尼罗河两岸,可住面积才占3%,所以人们都住得迫迫夹夹~而我这个小单位,就是在横街窄巷里,好隐闭又好不方便没办法拉,始终埃及等中东地区,仍然是非常保守,总不可以大摇大摆的去嫖妓吧~唉,不知是小妹没甚么顾客缘,还是甚么原因,开张了个多星期,也还未发市「喔喔喔喔」终于有人敲门了,我马上走去开门,见到的是一个满面胡子、典型样子的阿拉伯男人~「先生,进来吧~」我亲切的挽着他的手,便把他拉了进来,他却「」有点害羞~我拉着他穿过小厅,便进了房间、坐在床上「先生啊,怎称呼呀?」我的手摸着他大腿、挨着他的问,他却倾侧身的答:「我叫萨巴」,不敢和我触碰~「世上竟然有这样害羞的嫖客真是有趣~」我心暗暗笑着,一边轻解萝衣、一边问他:「先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吗?」「是」,他想看看我的裸体,但又不敢望,只好不时偷瞄两下我的衣衫己经脱光了,便坐回他身边,想替他脱衣~「不、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~」说着,他就站了起来,尴尴尬尬的,在我面上脱下裤子~他下身都脱光了的,手却有意无意的,好像想遮住小鸡鸡我站起身来,轻轻提着手的,说:「先生,请~」,示意他可以上床了,他也乖乖的躺到床上~我也爬上床上,蹲在他的下身,手握着鸡巴,开始伸舌的舔着「你在干甚么?」「干甚么?」我不明其意,便继续的舔~只听见他「啊啊啊~」低声的叫,就像小朋友清洗伤口般,我一舔他就叫难道,他是第一次被人舔鸡巴?!「先生,不用怕的,等下会好舒服的~」我一边舔、一边安抚着,他也尽量不要叫出声,但呼吸声仍很重呢不过,看看他这样敏感的,倒让我更想弄一弄他呢!其实,就如其他阿拉伯人一样,他身上有浓烈的体味,不过可能小妹构造不同,我颇喜欢这味道啊~我一边嗅着他的体味,一边舔着他的根部,一下一下的、由下而上的舔,再慢慢吞到口中~手也搭在大腿上,轻轻摸着,口就「啜啜啜啜~」的吸,舌不停在鸡巴上纠缠「啊」他己握紧拳头、不禁叫了出来!鸡巴在口中不断胀大,我玩它玩得很有成功感呢,自己阴户都开始痒痒了,便叫着:「先生,请躺下吧~」他听话的躺上床上,我立即爬到他上面,手抹一抹口水的,抹在阴户上,另一只手就扶着鸡巴,准备坐下去他惊讶的表情,好像想不到女生,可以这样的粗鲁!哈哈,不管他怎样想,他这只羔羊我是吃定了~我一下坐了下去,「啊」我们一起叫出来,我马上兴奋的摇着身子,他却尴尴尬尬的、侧着脸来世上竟有这样害羞的男生?!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对手,看他青涩的模样,让姐姐更想玩弄他呢~我手按在他胸前,就开始上力的摇着腰支我不断摇动着腰,让鸡巴在体内进进出,也摩擦到阴唇的,好舒服啊~我越摇越舒服,见到萨巴仍侧着头的,便贪玩的、隔着衣衫的玩着他的乳头「啊」他叫了起来拉!看皱眉、一副被欺负的样子,却又不懂反抗,实在可爱极了~我摇着摇着,鸡巴充实着阴道、阴唇被摩擦着,身体渐渐骚软起来,便伏下了身,想吻到他唇上~「不要不要!」他竟然半惊半恐的,拒绝我的吻?!我那时既想找人吻、又有点不甘心的,便继续挨前的索吻,却被他推开不行,老姐要跟你拼拉!我不愤气的,蹬起脚、换了个蹲着的姿势,便猛摇着腰,让屁股「啪~啪~啪~」的,重重的撞到鸡巴上!「啊」萨巴又叫了,我急速摇着屁股,不停把鸡巴撞进体内,刺激得他握床单的,「嘿~嘿~」的承受着我的摆动~鸡巴不断撞进来,阴道不停被充实、抽空,我也快爽死了,不禁在他身上乱摸,「啊~啊~啊~」的叫起来了「殊!」萨巴不断向我示意,要我细声点,但我没听他的,反而硬捉了他的手来,按在奶子上!他的手好像僵硬了的,完全不敢摸奶子,不过我就当它玩具,继续玩着奶子呢~随着我的摆动,快感连连的送上大脑,我的身体不禁更骚了~我一边抚着奶子,一边情不自禁的口啜着手指,继续激烈的摇着屁股、撞着鸡巴「啊啊」萨巴越叫越爽,看来快要高潮了!哪老娘就不客气,要吃掉你这只「羊」拉~我重新跪了下来,极速摇着腰支、快得跟震动一样,「啊~」我也忍不住叫了!他则握着床单、咬实牙根的,拼命的忍着我却不让他忍下去的,拼命的狂摇起来,磨着阴唇、让鸡巴乱戟,连自己都快受不了拉~他咬紧牙关,「啊啊呀!」的叫了一声,便跟我一起高潮了!终于,他就在我体内射精了对,因为伊斯兰的教义,是不许用安全套的,而我也吃了避孕丸,所以便让他体内射精。我这个「女狼」终于把他这只「羔羊」吃掉了,便坐在床上,吸着「事后烟」;而他,则害羞的、左掩右掩的穿回裤子,赶快离开这里!像萨巴这种阿拉伯男孩,其实也挺可爱呢~后来和其他姐妹聊起来,才知原来即便是嫖妓,他们还是有好多规矩~阿拉伯的穆斯林,理解性爱为纯粹生理发泄,所以其中不宜太多性挑逗;又如萨巴不肯让我亲嘴,是因为嘴巴是属于他老婆的,如果和别人接吻,他会觉得对不住老婆我还以只有女生有这种心态呢!她们接客的时候,其实一切都很平静,连说话都没多两句。其中一位姐妹还提醒我,下次叫床不要那么大声其实最好不要出声,因为被别人听到,我就有可能被告以「损害道德」之类的罪名,那时就危险了~而我慢慢做下去,见到大部份的客人,对我都非常冷淡。我不禁想到,一本讲伊斯兰的书的一图画:一个阿拉伯男人,一房贴满西方的火辣女星海报,床头却是纯朴的妻子照片意思是说,对于他们而言,性感、火辣的西方女性影像,只是用来性幻想,他们心中的,始终是家中的妻子。这些伊斯兰传统,其实是一种我有部分欣赏、反现代、反西方、纯朴的欢念,而我也一早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不过,或者我太高估自己的宽容,真实面对起来,心里始终是有点不愉快~在埃及,过了两个多月的妓女生涯,我想看的东西,我觉得算是看够了。而且确实也不太好受,便背回背囊的,离开了这个有五千年历史、自十世纪便成了伊斯兰世界中心的古老国度我回到香港后,便专心读完一年的书,当然,期间也有帮手搞一些社会运动、社会工作,如社区企业、社区互助会等等。一年的日子很快就过去,暑假又再来临了~今次的暑假,我参加了一个去非洲的义工团,义工团的主要工作是救济、防疫卫生等,而我也可以顺道体验一下非洲的生活呢!义工团首先去的,是塞拉里昂!塞拉里昂位于西非,由1991年开始,就打了世界上也知名的十多年内战,也是「血钻」的出产地虽然近年己经和平,有多国维和部队进驻,但当地经济仍落后,卫生、治安方面都很差,不时都有叛军余党、贼匪出现,全国最安全的地方,相信不是维和部队军营,就是我们这些救援队伍的营地了~我们的义工团所驻的地区,是比较郊区的地方,所以比较简陋,村民的生活也比较纯朴不过,就不如一些电视节目描述般,他们不是原始部落。事实上,原始部落的人口,其实在非洲,很早己经占不到5%了~以我们服务的这几条村为例,他们虽然还未有供电系统,但穿的都是恤衫、牛仔裤等等,而且谷物都会运去城市出售。我们主要的服务,是物资补给和防疫注射一天凌晨,「喔喔喔喔~」的有人向我们的房子敲门我们打开门,只见一个六尺有多的男人,抱着中枪的伤者来到求救!原来又是那些维和部队,误把打猎的枪声,当成叛军,乱枪扫射~那男人是猎人的一员,自己也受了伤,但仍坚持把同伴抱过来急救这时,大半的人都去了帮助急救那中枪的伤者,只有我这个外行人没有份我只学过一些简单的包扎,便拿了棉花、药水、绷带来,自告愤勇的,替那个抱伤者来的男人,包扎伤口~噢,原来他的伤口都也见骨呢!正当我被吓呆之际,他反问我拿消毒药水、针和线来,就在我脸前,竟这样的,便自己把伤口缝起来~我慢慢的和他聊着,才知他叫山卡,他们迪亚科族,即使武器改变了,仍一直在森林过着游猎的生活~他们会把一些猎物,带到村庄交换谷物和枪火。经过平原时,也会猎杀一些野牛、野羊这次意外,也就是这样发生的~之后这几天,他都陪着他受伤的族人,在这里暂住下来。当我们要搭帐篷、挖水井时,他也有帮手,而且就像有用不完的活力,气力也比其他人大他也好像对我这个东方女子,很有兴趣的,经常都和我聊天,或者因为他少见黄种人吧~可能小妹也比较色,我对他的兴趣也越来越大了,想看看他这种原始的体格,到底和世界各地其他男人,有甚么大分别?那天,他就像平日工作完了的,用充满口音、低俗,甚至夹杂土文的英语,跟我调笑着~我却向他打个眼色,拖着他的手,说:「进来吧~」,慢慢引领着他,便走到我房了其实,我们义工团内,都有不少男女和团友发生关系,不过却没人像小妹一样,连服务对像都不放过呢,哈哈!一进了房、关了门,我便扑到他的怀中他先是一呆,但马上就抱了我起来,手摸到我的屁股~我也不客气了,便伸手摸到他的跨下!「噢,你的鸡鸡好大啊~」我是说真的,一手摸上去,都未能完全掌握「嘻~」他笑了笑的,就脱下了裤子~还真的大呢!未勃起的时候,己经比香蕉还粗大的,看得老娘流口水了~不过,好快我就不这么想了我那时还不知惊的,跪了下来,给他含着大鸡巴、手还搓着他「蛋蛋」的玩。吸着吸着,鸡巴渐渐胀大,我的嘴也几乎容纳不到了~我看一看真的,噢鸡巴己快有我手臂的长、比手臂更粗了!我的心不禁打起退堂鼓,但山卡己经伸手过来,把我扶了起来「不山卡,其实这样不好意思了,我不」他不断的迫近我,我唯有退到床上;本想开口拒绝,但又给他的嘴吻了上来!「唔」我的口被他堵住,说不出话来;他己伸手到我两腿间,拉下我的内裤,把鸡巴按到我阴唇上~我这时慌极了,双手用力想推开他,但又推不动的啊,他己经插进来了!鸡巴慢慢挺进,把阴道都撑大几倍了!阴道感觉快要撕裂,山卡却摆起腰来,让鸡巴不停抽插鸡巴那么大,插入就灌爆阴道、抽空便一下清空,简直就洗肠一样~我咬实牙关,「啊~~啊~~」的,话都说不来了,手只懂握紧在胸前、脚板都曲起来,抵受着他的抽插!山卡这时却温柔的,替我抹去眼角的泪水,嘴激烈的吻到我唇上~他一边抚着头、一边吻着,我的身体不禁软化了,他的鸡巴也逐渐加速,一下下灌爆、清空的,慢慢抽插起来「啊~」的一声,我就这样的,己经不自控的抽搐、震起身来了~「啊,想不到你这样就来了~」山卡取笑着我的说被你那巨型鸡巴干着,谁会不打震?!但那时的我,不但没有反驳,更马上爬转身的,想要逃了~「不要逃啊,我还未爽够呢~」他说着,就夹硬把我拉回来可怜的我,又要屈服于他跨下,被巨棒无情攻击了~山卡爬到我的背上,就压着我身体的,又把鸡巴灌进来了!我扯着床单的爬、拼命想逃脱,他却下压身的,贴着我玉背、搓着我奶子的不断抽插他每下的摇晃,都让巨棒完全插入,一下下的捅进来,阴道快被他干爆了!「不、不要」泪水不停的涌出来,他却继续的搓着奶子、从后舔着我耳窝的说:「小姐的阴户好窄,好舒服啊~」~随着他的抽插,阴部己经刺痛起来了!我「呜呜呜呜」的哭了出来拉,他却以为我乐极而泣,不停摆着腰支、把鸡巴捅进来「啊~」他终于忍不住了,我己不知他干了多久,才肯射出来呢~之后几天,我连走步路都有点痛,唯有爽性装病不下床拉其他团友以为我染了甚么病,还给我药丸、打针呢~虽然是有点吃苦,但不竟没几个香港女生,吃过这么大的鸡巴,而且,也不是完全没有欢乐,始终是件值得经历的事吧!字节数:10496【完】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