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508104.com 大香蕉 大香蕉视频 大香蕉在线视频 大香蕉在线影院
  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773ww.com 240bb.com av2012.com 7875g.com 5r9r.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只怪当时年纪小

    (1)小时候很多荒唐事,都是由环境造成的,记得那时住在爸爸公司提供的宿舍里,总共住了八户人家,几乎都是公司同事关系。那是一个日式的建筑,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大厅,有走道通往旁边的洗手台、三间厕所和公共浴室,有个大庭院,几乎所有的寝室都绕着包围着那个庭院,各有一个门和窗户。我家只有兄妹两人,那时候童年玩伴,莫过这个建筑内十几个邻居小孩,大家比邻而居,共用厕所浴室,几乎无法有太多的隐私权,不过都还能互相尊重,过年过节都会礼尚往来。爸爸是一个常出差的小主管,在外工作的日子总是比较苦闷,难免会花天酒地,母亲因为受不了老爸的花心,常气得回娘家住,白天有工作,没跟我们住在一起,但有时候父亲出差或者父亲要长时间出国时,就会打电话给母亲托她回来照顾,只要不跟爸碰面,妈都很愿意来照顾我们。寒暑假大部份时间我们像野孩子一样,每天都在附近玩耍,那个大庭院就成了我们和邻居小朋友玩在一起的基地。我跟隔壁的孙叔叔的儿子小欣最要好,因为他家跟我家情形很相似,没有女主人,他妈是和他爸吵架时被打,离家出走後就没再回来。他家有三个小孩,老大是男孩,比他大五岁,听说暑假时到河边玩水不小心淹死了,他父母亲很伤心,常因此吵架,可能就是因此而分手的吧!再来就是他和小两岁的妹妹小雯,自然的也跟我妹小芳(小我三岁)很要好,每次我们都是扮两个家庭,小芳是他老婆,当仁不让我就成了小雯的老公,因为我们都不喜欢跟自己黏人的妹妹做夫妻。孙妈妈离开後,孙叔叔偶而会带阿姨回家住,那时宿舍每户都是隔了一个客厅、一个卧室,客厅角落再隔出一个厨房,孩子几乎都和父母一起睡,所以只要孩子稍大时如果没买房子,就得在客厅铺一个单人床,两个再大一点,就往上加一层,变为双层床。所以他爸为了让阿姨睡,在客厅里装了个双层单人床,把他跟妹妹赶到客厅睡,小欣睡上层、妹妹下层。问题就出在这里,如果妹妹睡上层,也就不会有事发生了,因为在上面视野良好,只要卧室有一些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。天气冷时他只知道爸爸跟阿姨洗完澡後在棉被里玩,他也跟妹妹在暖暖的被窝里玩过,只是奇怪为什麽大人晚上不睡觉,喜欢在棉被里玩游戏。有一次看到小欣脚上多了好几条鞭,头上也一个苞,问他怎麽了,他说,他昨天晚上还没睡着时,发现大人又在玩游戏了,因为天气不冷,没盖棉被只挂了蚊帐,终於看清楚爸爸跟阿姨在玩什麽,只见两人都没穿裤子在那边扭来扭去,好像听到阿姨嫌爸爸做得不够快,一直喊:「快点……快点……快要了……」他觉得不好玩就睡着了。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他爬到了妹妹的身上,学着爸爸在上面磨来磨去,妹妹被压醒,大叫:「哥……你干嘛压住人家?快尿出来了啦!」结果把爸爸吵醒,被狠狠地揍了一顿,说他不学好。他不知道为什麽不能学大人玩游戏,干嘛要生这麽大的气。那年夏天,小学放学後,我们都会一起到附近田里抓蟋蟀、捉青蛙,光着屁股在河边玩水或者到庭院玩,可是今天这些地方都不见小欣,连他妹妹也看不到人影。「小欣!」我在他家窗户那边看了一下好像没人,随便叫了几声。「等一下。」突然听到他在里面应了一声,然後门开了,看到他在穿裤子。「大白天你不穿裤子干嘛?」我好奇的问他。「没有啦!」他有点心虚的回答。我注意到他脸红红的,手挡在裤裆上,里面好像有东西鼓鼓的。「吼!小欣,你是不是在玩什麽东西怕我知道?」「没有啦!」他有点心虚的屁股往後翘想掩饰什麽。「这是什麽?」我一把抓住他的手拉开,往他裤子口袋摸去,「干嘛啦?不要乱摸!」只见他眼睛张得大大的,然後换我张大了眼睛。「好啦……我告诉你,你不要告诉别人。」他急得涨红脸,吞吞吐吐的说:「就是上次跟你说的爸爸跟阿姨玩的游戏。」「喔!我知道了,上次你说的那种。你不怕被打死喔?」「小坏!」这时我看到他妹妹从里面走出来跟我打招呼。「小雯,你也在家喔?」我礼貌性的回应着。小时候我很喜欢使坏恶作剧整人,连老师都在我恶整的名单内,所以他们都叫我小坏,当然也被毒打了几次。我高中的女友还是小时恶作剧作弄的对象之一,那时候虽然爱恶作剧,常带头搞怪出风头,可是内心还是很善良的。「你要不要玩看看?很好玩哟!」小欣好像急着把我拖下水。「哥!不要啦!」他妹妹手压着衣角,脸红着说。「有什麽关系!我们是死党对不对?而且你不是说要当他的新娘吗?」小欣急着说服他妹妹,抓着他妹妹的肩膀一副大人的方式说着。「哥!你讨厌啦!你怎麽可以乱说啦?」秘密被说出来,小雯的脸更红了。到目前为止,我还不知道他们在玩什麽,只知道好像没玩过。说实在的,已经引起我的兴趣了,更何况我喜欢恶作剧,可以好好捉弄一下小雯,怎可不玩?「你进来啦!」小欣看了我一眼,急着把他妹妹拉到桌子後面去,只见地上有一床棉被就铺在桌子後方的角落,难怪我刚刚看不到人。「躺下去!」小欣以一副大哥的样子命令小妹,小雯用一种求饶的眼光看着他,但还是乖乖的照做了。「裤子脱下来!」小雯紧抓着裤头,还是被哥哥给硬扯了下来。小雯一手遮脸一手护住下面,羞到不行。虽然我们在河边游泳时常坦诚相见,早就看光了,可是在这种情形下还真的有点尴尬。「哥!不要啦!」小雯红着脸求饶的看着他哥哥,再看看我。「不要乱动,一下下就好。」小欣还是不打算放弃:「真的很好玩,你一定要试试。你的裤子也脱下来。」什麽!竟然叫我也脱裤子?还真的有点为难。「快点啦!不然怎麽玩?」我开始犹豫了:「小欣,她不玩就算了啦,不要勉强啦!」想想一个英雄人物,除了上厕所洗澡外,怎可随便脱裤子任人摆布?再说,看见小雯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,我的英雄气慨就开始作祟了,实在不愿意再作弄她。可就在小欣一再表示好玩,万事俱备只欠我的情况下,好汉能屈能伸,原则是可以改变的。「接下来怎麽做?」我有点腼腆的说。这时小雯好像知道势不可违,只好松开了挡在下面的手,在窗外投射的光线下,我看到了小雯尿尿的地方,鼓鼓的,中间有条缝。小欣叫我站在小雯的脚下方,如果像有些言情小说的叙述,马上小鸡鸡就有了反应,那是骗人的,因为一个国小二年级的小朋友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麽,只是没玩过想试试看罢了,根本谈不上感觉。可是,接下来的感觉就不一样了。小欣要我在小雯的前面跪下,把小雯的脚拉开,膝盖弯曲放在身体两边,接着要我把小鸡鸡放在小雯尿尿的缝里。那样子很奇怪,虽然不怎麽愿意,我还是照做了,依稀记得那里有个洞,洞口红红的有点红肿,大概是刚刚被小欣弄的,小鸡鸡放进那里後,除了有点暖暖的也没什麽感觉。「趴在小雯身上。」小欣又再发号施令了。我记得那时一个口令一个动作,加上整个人趴上去後跟小雯面对面,看到她眼睛睁得大大的,真是又好气又好想笑。「屁股要动啊……」小欣一把抓住我的屁屁在那里摇来摇去。『原来你在作弄我,等我爬起来你就知道了!』心里正想着要怎麽整回去,突然看到小雯眼神怪怪的在往下半身瞧,我顺着她的眼睛往下看,突然看到自己的小鸡鸡竟然硬了起来,像是一支直直的笔杆在小雯的缝里搅动着,还伴随着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说不上来,只记得痒痒的又有点酸酸的,那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很自然就自己「磨」了起来。说「磨了起来」一点也不夸张,因为没有人告诉我要插进去或抽动,只觉得这样磨着磨着很舒服,就算知道要做插入的动作也不可能,一方面不知道洞口在哪里,一方面有几次动作大一点小雯就喊痛,一喊痛就不敢磨太用力。大概动了几分钟後就停了下来,因为就这样而已,已经慢慢失去兴趣不好玩了。之後还玩了好几次,每次都是小欣晚上看了他爸和阿姨做完以後现学现卖。渐渐地我们玩遍了很多姿势,这些初体验的游戏,虽然没有插入、高潮、射精的那些种种,当下也不觉得很刺激,可是小孩子的世界里,只要是好玩的、没经历过的、大人在玩的,总会一再的尝试模仿。随着年龄的慢慢成长,从这里开始,我们已经不自觉地开始玩起了禁忌游戏。(2)一年暑假就这样的过了,那一阵子除了玩乐就是多了个项目,跟小欣兄妹一起研究大人的游戏,场地不限。期间还包括在河边游泳时,那里有几块大石头,我们就躲在石头中间,裤子一脱就这麽玩了,姿势学着他爸也跟着换。现在想起来还真新潮,野外也行,可是也一直没有什麽进展,同时小雯一直喊会痛,也就没有继续下去……这样过了一年,直到有一天看到小欣腿上有被打的痕迹,眼睛上方也瘀青了一块,不用想也知道,又是他爸赏他的。既然是麻吉也就不想多问,反正我跟他属於常惹祸的小孩,没被打才奇怪。只是他说这次有重大发现,跟他脸上的伤有关,真是他老爸给打的,剧情还蛮夸张的。那天晚上还没睡着就听他老爸叫那个阿姨早点上床睡觉,那种说话的口气,他早就耳熟能详了,知道今天晚上铁定有好戏可看,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给他看清楚,到底怎麽玩会让他们百玩不厌。那晚他等不及了,爸跟阿姨上床开始後就从床上爬下来,蹲在床沿边偷看,因为隔着蚊帐看不太清楚,索性将蚊帐一角掀开一个小洞,刚好在他们的脚边。从洞口望过去,刚好看到他爸趴在阿姨身上吃奶,边吸还边舔奶头,双手也没闲着,在阿姨那双又白又嫩的乳房上搓揉着。『原来大人也喜欢吃奶。』他觉得好玩的回想着:记得小时候,妈妈给小雯喂奶时,他总会在旁边偷看,有时也会顽皮的摸几下,睡觉时更少不了它,妈妈疼她,总会让他摸着乳房入睡,一直到爸妈离异後才真正断了「奶」。这阿姨的奶比妈妈的大又挺,好看很多,摸起来一定很舒服,真羡慕爸,想说哪天也要摸摸看。爸揉着阿姨的乳房玩了没一会儿就把阿姨跟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,这下看得他目瞪口呆,因为他看到了爸爸的那一支,足足大了他好几倍,根部长满了毛;阿姨那边也是,只是毛盖住了看不太清楚,只知道黑黑的一大片。接下来的动作他可就熟悉了,自己也玩了好几次,唯一不同的是爸竟然将整根大鸡鸡塞入阿姨那里,还进进出出的,难怪阿姨痛得哇哇叫,还拼命咬爸,可是爸爸好像不当一回事,自顾自地挺动着屁股。没一会工夫,只见阿姨小声叫:「忍住……不要停……不准停……」爸好像也没打算停,反而加快了动作,最後突然重重的顶了几下,呼了一口气,停了。阿姨很不高兴的捶了爸几下,爸不知道说了些什麽安慰阿姨的话,侧过身来抽了几张卫生纸擦擦,往旁一丢差点打到他,有点腥腥臭臭的。接下来的画面让他更惊讶:他爸将阿姨那里扒开,这下就看得更清楚了,仔细跟小雯的比起来不太一样,洞口多了两片粉红的肉,洞口也比小雯的大,难怪自己老是无法将小鸡鸡送入洞房。爸在那洞口又挖又抠的,难道有东西掉在里面?接下来他竟然把脸凑上去舔了起来,阿姨一脸很舒服的样子。怎会这样?小雯那里他也闻过,就是有股尿骚味,用舔的真不卫生。小欣看呆了忘了吞口水,等到惊觉口水流了下来才又猛然「唏哩呼噜」的吸了回去。这下糟了,阿姨听到怪声坐了起来,他因为蹲了太久脚麻,反应慢了半拍,来不及将头缩回去,刚好跟阿姨四目相望,他爸本来舔得很高兴,被她这麽一搞就爬起来看,刚好看到儿子那颗头。「你这死婴仔……OOXX!」他爸恼羞成怒一拳挥了过去,眼前马上出现一圈,金星直冒。等到他爸裤子穿好又是一阵毒打,还好阿姨拉着,不然铁定没命,最後抱住他安慰说:「没事了,快上床睡觉。」那晚他哭得好伤心,一方面痛,一方面想到刚刚阿姨抱着他的时候,高度刚好,脸埋在她的胸前好软、好舒服。这让他想到妈妈,妈妈虽然没阿姨漂亮身材好,可是妈妈对他很好,他常抱着妈妈撒娇,在妈妈胸前磨蹭着,妈妈身上很温暖又有一股香味,之前阿姨从不曾这样抱过他,让他讨厌爸爸为什麽不要妈妈要阿姨。他讲到妈妈时,泪眼盈框,我们都是属於失去母爱的小孩,搞得我也快要飙泪哭成一团了。想到妈妈每次回来照顾我们,就是我跟小芳最快乐的时光,等到妈妈要回去时,我们会哭得死去活来。「妈不要走,我不要妈妈走啦!」妹总会拉着妈妈的手哭着不让妈走,妈不忍心马上离开,等到我们不注意或者睡着时才离开,隔天总会回来偷偷看一下我们,确认我们没有问题後才放心。有一次就是因为这样,我们的秘密才会被她发现,那次耳朵被拉肿了一块,屁股腿上身上多了几条,之後学乖了,总要在妈妈离开一天後确认妈妈没在旁边偷看,我才会开始使坏。经过这次偷窥事件後,我跟小欣有了决议,一定要想办法把小鸡鸡放进小雯的洞洞里面。就在我们三人小组在研究新游戏的可行性跟方式的时候,小芳出现了,由於我们常会失踪一段时间,小芳这个跟屁虫找不到哥哥,又找不到其他玩伴,开始注意我的行踪。「哥!你要去哪里……」「为什麽都不跟我玩……」「哥!你们在玩什麽,不让我跟……」「我要告诉妈,你都不理我……」她知道我最听妈的话,一连串的不理她以後,就拿妈妈来压我,我只好考虑让她加入这场游戏……(3)最近小欣很少来找我,因为她有了一个新妈,就是那个他口中的大奶阿姨。上次偷窥他爸跟阿姨亲热被毒打一顿,要不是那个阿姨,差点被打死,阿姨安慰他时,让他感受到好久没有的母亲温暖怀抱,尤其是那种被抱着、埋首於双乳之间的幸福感觉,拉近了他跟阿姨,应该说他新妈之间的距离。人是感情的动物,那次阿姨感受到小欣对他的需要後,不知不觉中发挥了母性的本能,尤其有一次小欣在不知不觉中叫了声「妈」,她感动到极点,抱紧着小欣,小欣说他那一次差点被大奶妈妈的双乳闷死。这小色胚,害我羡慕到了极点,他妹小雯看在眼里也跟着叫,就听他们整天妈妈长妈妈短的和乐融融。小欣现在臭屁得很,每次都说他那个「大奶妈妈」有多漂亮、胸部有多大,那时候我们还小,对下半身没什麽兴趣,倒是对乳房有一种依恋。有一次我气极了,跟他争辩起来。「我妈妈的也很大!」我忌妒的反驳他。「有这麽大吗?」他比了一个他头一样大的形状。「比那个还大!」我比了一个篮球。「你骗人!哪有可能?」他生气了。「你才骗人!」我也不遑多让。「好,哪天我让你看看我妈的有多大。」他气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。「好,那我也让你看看我妈的有多大!」谁怕谁?我奉陪到底。就这样,我们这两个小鬼赌气地把自己母亲的乳房也赌上了桌。第二天我们开始计划要如何证明谁家妈妈的奶子比较大,这好像有点困难,因为我们住的是一个类似四合院的日式建筑,家家户户中间只隔了一个大庭院,很容易看到人家家里去,没有隐私可言;大家都穿得很有礼貌,不可能只穿着内裤或不穿内衣在家跑来跑去,根本没机会。就算是家中有人吵假、打孩子都尽量低调,不然整个四合院的邻居都知道,之前小欣爸妈闹到离婚,不用通告天下皆知。甚至晚上有女人叫床,听声辨位,不用起来看就知道谁家在做人,事後还不能冲洗,因为没有私人浴室。「科技始於人『性』」,有家手机广告辞帮我们做了最佳诠释。那时候有种玩具叫做潜望镜,就是一根圆管两头反向弯曲,里头有两个镜片,上面那头架到围墙上,下面那端凑上眼睛就可看到围墙内的情景,那是我们当初用来偷摘水果时,观察主人在不在用的。终於机会来了,孙妈(小欣的新妈)傍晚会在公共浴室帮这两个小鬼洗澡,小欣以前跟妹妹自己洗,认新妈以後要孙妈帮他洗),洗好以後孙妈再自己洗,这时他会来通知我,我们再一起……「赶快!」小欣先妹妹洗好,他过来找我,我们带着我们的科技装备来到浴室。等他妹妹洗好离开後,我们爬上浴室旁事先准备好的椅子,架好设备後我凑上去看,孙妈正在脱衣服,虽然不是很清楚,也看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,说实在的,现在我还找不到几个熟女身材比他妈妈好有时候不免要问,什麽情况下你会口乾舌噪、血压飙高、心跳加速,甚至忘了呼吸?那就是一个你欣赏的、倾慕的女人,还没看过她的裸体时,她就在你眼前,身上衣服一件件的褪去,只剩下贴身的胸罩跟内裤时,当时的我就是这样。开玩笑的啦,当然不可能了,只因当时年纪小,小毛头一个,还不知情为何物,武器配件还没成熟,当然不会有这种感觉了。只见孙妈身躯玲珑有致,那双修长白皙的双腿,加上白里透红的皮肤毫无瑕疵,媲美维纳斯当之无愧,外衣褪下後全部毫无遮蔽地显露出来,一条深邃的乳沟毫无保留地呈现,大腿根处,性感蕾丝内裤下的三角地带,黑色隐隐可见。剩下两件後她停了下来,照照镜子,姿态撩人地扭动一下身体,满意的点点头。然後好戏要上场了,小欣的说法即将得到验证,小欣在旁边拉我的衣角,暗示该换他了,这时任谁拉我也没有用。只见她伸出纤纤玉手绕到身後,胸罩一松,那对浑圆硕大的奶子,颤颤地从胸罩里蹦跳出来,只见雪白双峰上,皮肤粉嫩透明,中间一圈粉红的乳晕,镶了一颗迷人的小红豆。没生过小孩真的不一像,傍晚时分,红色夕阳投射进来,增添了几分粉红色系的美感。眼看孙妈妈优雅地把胸罩往置物篮放,正要卸下最後一件时,小欣又在拉我了,而且越拉越急,我回头狠狠地瞪他,他比了比,我顺着他比的方向看过去,我的妈呀!只见孙叔从家门口走过来,我赶紧收拾起我的装备,跟小欣跑到厕所旁边躲起来。「扣!扣!扣……」里面听到孙叔叔敲门的声音。「小欣吗?」小欣听到孙妈叫自己,吓了一跳。「是我啦!让我进来。」孙叔叔回答。「不好啦……在这里……嗯……讨厌……」孙妈把门打开了。我问小欣:「他们在干嘛?」小欣用左手大姆哥跟食指环成一圈,再用右手食指从中间穿过去。我会过意的跟他比个手势,说很好奇想看大人玩游戏,示意小欣再回去看。小欣瞪了我一下,说:「你找死啊?」说得也是,小欣脸上的疤还在,还是找机会自己再跟小雯试试。又过了几天,爸爸出国去了,要妈妈过来照顾我们,我跟小芳好高兴,知道妈妈要陪我们渡过几天温馨的日子,白天带我们去XX乐园玩,晚上带我们去吃到饱。回家後我跟妈妈说小欣妈妈都帮他们洗澡,那我也要,妈妈拗不过我们只好答应,谁知道我这小坏坏心里在想什麽……(4)自从上次偷看小欣妈妈洗澡後,对成熟女人的身体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,而且那天我自己感觉跟以前不太一样,因为底下酸酸的,好像要尿尿的样子,结果尿不出,发现小鸡鸡竟然硬了起来。爸爸要出国,请妈妈过来照顾我们,我跟小芳好高兴,知道妈妈要陪我们渡过几天温馨的日子,白天带我们去XX乐园玩,晚上带我们去吃到爆。回家後我跟妈妈说小欣妈妈都帮他们洗澡,那我也要,妈妈坳不过我们只好答应。因为跟小欣打赌谁妈妈的胸部大,我一定要想办法证明,只好委屈妈妈了。妈妈带了几件我跟小芳要换的衣服,招呼我们进了浴室,我跟小芳很快就脱了衣服。只见妈妈脱了外衣,穿了件贴身内衣,手拿肥皂帮小芳抹,我跟小芳很高兴,顽皮的一直相互泼水。「你们小心一点,不要把我的衣服弄湿了。」「妈,那你把衣服脱了,我们一起洗嘛!」小芳小时候都跟妈妈一起洗。「我衣服没带进来,等你们洗完,我回去拿衣服再进来洗。」「不管啦!我要跟你一起洗嘛!」我跟小芳使个眼色,一起把水泼向妈妈。「好啦!不要再泼了,我跟你们一起洗就是。」再不答应就湿透了,妈妈只好慢慢地一件件把内衣脱下,表情怪怪的,因为很久没在儿女前面裸露身体了。妈妈才刚脱下胸罩,就看见我跟小芳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看,「赶快洗,别着凉了!」妈妈瞪了我一眼,继续把内裤脱了。我看得发呆,妈妈的乳房跟孙妈妈的差不了多少,只是头头比较大一点,大概是我跟小芳吸的;而且我注意到了妈妈下面的毛卷卷的,整片呈倒三角形,不是很茂密那种,紧贴着皮肤,所以看得到中间那条缝,缝隙里面好像还有一片小小的东西。「妈妈,我帮你擦肥皂。」小芳很体贴的要帮妈妈擦背。「不用,我自己来好啦!小心别跌倒了。」小芳不肯交出肥皂只好依她。「我也要!」我把小芳的肥皂抢过来,负责擦前面,先抹脖子再抹胸部……「小坏!你在干嘛?轻一点。」我趁机偷袭一下妈妈的胸部,摸起来好舒服。「我也要擦前面!」小芳抢过肥皂硬要擦,她也学我一样边抹边吃妈豆腐,「你们别闹了,赶快洗!」妈妈接过来自己擦。妈妈骂了,脸上没有不高兴的表情,她知道我们只是怀念以前跟妈妈在一起的感觉,因为以前跟妈妈洗澡时也喜欢乱摸,甚至还偷偷摸有毛的地方,妈总是阻止说:「那个地方脏脏,不要乱摸。」所以也就不生气了,只是她不知道有个邻居小孩正在偷偷看着她。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,发现我的秘密武器挂在那里,小欣还真上道,一下就学会了怎麽用。等妈妈帮我跟小芳洗好擦乾身体换上衣服後,我跟小芳还在那里嬉闹着,妈妈叫我们先回去,我跟小芳冲了出去,妈妈还来不及阻止门就开了。这下糟了,外面站了一个人,是孙叔叔!妈妈吓了一跳,光着身子,手上还拿着我们换下来的衣服,脸红得一时之间不知要先遮哪里好,最後选择了先遮下面再遮上面。其实已经来不及了,在那几秒钟,该看的都看光了。还好孙叔叔很有风度,帮我们把门关上,我正在奇怪小欣什麽时候跑掉的,不过我也没心情想,待会妈洗好回去准备挨打了。妈妈洗好回家,我跟小芳正襟危坐的待在客厅不敢吭声,看到妈妈红着眼眶说:「你们怎麽这麽顽皮,跟冒失鬼一样,我平常不在家。你跟妹妹凡事要小心一点,知道吗?乖一点,不要这样乱跑乱撞,很危险!」妈哭了。「妈,我们下次不敢了……」我们哭成一团,妈没打我们。其实我们很能体会妈妈的心情,爸爸是一个不太负责的男人,薪水几乎都花光,妈妈没办法只好出外工作,学校要缴学费时都是跟妈妈拿,所以每到开学时妈妈就自动拿学费过来,爸爸只负责每天三餐开销让我们在外面吃,有时他忘了给,我们就得饿肚子,还好邻居的妈妈阿姨都会叫我们到她家吃。晚上睡觉时,我跟小芳坚持要跟妈妈睡,妈也只好答应。晚上我又抱着妈妈睡觉,手一样又放在妈妈的乳房上,这次感觉不一样,我还靠在妈妈胸前闻一闻味道,香香的,偶而会偷偷抓几把,再捏捏乳头,我发现乳头会变硬,偷吸一吸奶头没什麽味道,想说摸摸看妈妈那个地方,看看跟小雯的一不一样趁着一个翻身我跨在妈妈身上,手故意压在那个地方,妈妈没什麽反应,抚摸一下感觉饱满而暖暖的,妈妈动了一下,我有点紧张不敢再动,还好只是虚惊一场。可是我还不死心,等一会妈妈呼吸均匀了,慢慢地翻开裤头,把手伸进去里面,往下摸到毛了,感觉起来毛滑滑的,这时喉咙好像卡卡的,紧张到快要不能呼吸了。接着再往下摸,有条缝,缝里暖暖湿湿的,妈又动了一下,害怕被妈发现,我赶快把手抽出来,妈不知道有没醒来,她翻个身把我推开,我赶快装睡,结果没多久就睡着了。经过几天享受温馨的母子天伦乐後,爸爸要回来了,也就是妈妈要离开的时候,小芳跟我难过得不知道要怎麽说,尤其是小芳比较小,差我三岁,她不管大人怎麽了,她就是要妈妈。知道妈妈要离开那一天,就整天黏着妈不离开一步,晚上睡觉也不闭上眼睛,一不小心睡着又惊醒哭着要妈抱。一到早上发现妈妈离开了,小芳不管怎麽安慰都不听,爸爸气极了,还K了她一下然後上班去了。我只好慢慢去哄她,跟她说答应让她参加我们之前玩的游戏,她哭够了也就安静下来了,不过整天问怎麽还不带她去玩游戏。後来我去找小欣,问他那天在浴室什麽时候离开的,他说我告诉他之後,他就去那里等了,直到我妈妈胸罩脱了以後,看到他爸爸走过来,吓得赶快开溜,潜望镜掉了也不敢捡。我心想不对啊!帮妈妈抹肥皂时还看了一下,潜望镜仍然在上面,小欣跑掉了,潜望镜没拿走,难道还有人拿来用?莫非……赶紧问小欣潜望镜有找到吗?他说昨天好像有看到他爸手上拿着,那很肯定了,其实妈早就被看光了!我不敢再想下去。我问小欣,关於上次我们研究大人游戏的事,什麽时候要试,因为小芳吵着要跟。他说:「不然明天到你家玩。」然後问:「要让小芳玩吗?」我说:「没办法,反正到时哄哄她就算了。」就这样,明天我们的禁忌游戏就要开始了,其实我们不知道那是违背道德伦常的事,被大人知道後,会比上次小欣偷窥他爸妈办事修理得还惨。(5)爸爸回国了,妈妈的离开让小芳难过得哭闹不停,为了安抚她,答应让她参加我们三人的游戏。老爸上班去了,我约小欣和她妹妹到家里来,之前因为不让小芳参加,所以都不在家里玩,这次小芳吵着要参加,场地只好换到家里来,反正在我们的认知里面,只是一种好玩的游戏。大人的世界以及大人做的事,总是小朋友好奇想模仿的目标。「小欣,你带来了吗?」我问小欣。「在这里,拿去。」他拿了一只他老爸用的好大一只手电筒。我把床整理了一下,中间腾出一个空间。「小雯你躺这儿。」小欣好像导演一样,叫她躺下去。「小芳你去把窗户跟门关起来。」小芳可以跟我们玩,很听话的去关窗户跟门。我们要小雯把裤子脱了躺在床中间,她今天好像知道有事要发生,有点不安,外裤脱得很慢,加上新成员小芳在旁观看,有点手足无措,还是小欣摆出一副大导的样子嘴里念了念,一把扯下了小雯的内裤,开始要导一出床戏了。小雯尿尿的地方我们早就看过好几次,反正就是两条大腿中间凸起一块,上面一条缝,缝里有个尿尿的洞。小芳倒是第一次看别人的,特别好奇,还用手摸了摸,小雯觉得有点痒把脚夹了起来,不好意思再打开。我有点生气小芳在旁边乱,叫她在旁边裤子脱了等着,待会换她,她也就真的脱下她的卡通内裤,在旁边好奇的睁大眼睛看着。我们把小雯的两脚打开,然後手电筒往那里照,因为我们已经看过大人尿尿的地方,小欣甚至近距离欣赏,这次无论如何要好好研究,看看问题出在哪里,为什麽我们都没办法插进去,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就这样,小雯躺在那里,我们都把脸凑过去看,小雯有次不好意思把腿合起来,就被小欣骂,还要我把她双脚用力拉开固定住,小雯大腿酸得不得了,哇哇叫,说她不玩了。妹妹小芳凑热闹吵着要看,爬上床学我们趴在那里看,小欣看了半天突然把手电筒往小芳底下那里照。「你在看什麽?」「我看小芳的。」小欣趁着小芳翘着屁股看的时候,从後面把小芳的那里扒开研究,吓得小芳跳开,可是又被我们拉回来,硬要她跟小雯姊姊一样,躺在那里脚开开让我们研究,这下她真的参与我们的游戏了。我们研究的结果,虽然小雯的洞比小芳大些,她们的洞洞还是太小,其实那时候无知,看到的是尿尿的洞,阴道的洞很小隐在肉蕊里,除非被破处或处女膜破裂才容易看得到,这也是长大後跟女友爱爱才知道的事,过程精采容後再禀。一不做二不休,我们决定这次一定要达成目标,我跟小雯,她跟小芳。只见两个女孩赤裸着下半身,两脚打开躺在床上,两个男孩趴在两脚中间,画面有点淫荡,我们把小鸡鸡放在缝里面学大人一样用力顶了半天,当然不得其门而入。「还是不行,是不是漏掉什麽?」这时导演小欣抓着头皮说。想起来了,记得有一次他爸顶了几下,阿姨跟她说还不行,他爸就转过来,头下脚上,头埋在阿姨那里一直舔,还伸出一只手指插进阿姨那里,而阿姨好像在吃爸那一根,有听到「啧啧」声,後来爸说可以了,就转回去一杆进洞。「不行,好脏!」除了小欣外,我们三个都觉得脏,很为难。这时小欣企图说服我们,发挥了导演的专长,自己趴在小雯那里舔给我们看,本来小雯痒还边笑边闪,後来我发现小雯好像还能接受,眼神有点迷离。没办法,导演都做了,演员怎能不配合?就这样,我跟自己妹妹小芳,他跟她妹妹小雯69式的吃了起来。说实在的,当时虽然嘴巴觉得有点难堪,味道怪怪的,不过说也奇怪,下半身那里倒是挺舒服的,而且我们都发现,小鸡鸡硬了起来,只是不知道这样算不算乱伦。几分钟之後,小欣导演说可以了,於是我们再换回来,小欣跟我妹,我跟小雯。终於小鸡鸡要进洞了,对准洞口插了下去,顶了没几下,只听到小雯跟小芳同时喊痛,挣扎着说:「好痛!我不要,我不玩了!」两个都哭了出来。「好,好,不玩了,不要哭。」我跟小欣都有点吓到。如果你以为小欣这样就作罢,那就太不了解他了,我们把小芳支开,叫她裤子穿了到外面拿个东西,然後安抚小雯,继续玩。这时小欣暗示我,他抓住小雯双脚,我来上,今天一定要完成。我真的有点不忍心,而且怕以後小雯不理我,可是,这次是我主动找小欣玩的,也不好说什麽,只好硬着头皮配合。戏紧接着继续演,小欣先站在旁边,抓着我的鸡鸡对准小雯的洞,本来自己的鸡鸡都是自己扶着尿尿,还不曾被别人碰过,这次不但被人用眼睛看着瞄准,为了对准那个洞还紧抓着,浑身不自在。等他对准了要我顶下去,我用力一顶,好像进去了一点。小雯痛得眼泪直流,用手把我推开,我只好抓住她的手,她又用脚要把我踢开,小欣跑过来抓住她的腿,叫我再一次,我紧张的用力一顶,小雯痛得大哭。说实在慌忙中到底进去了没有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小雯挣脱我的手,拼命抓我,左大腿上有血迹。这个时候我家的门被推开了,我回头一看是妈,慌了,赶紧跳下床。妈很少生气,更别说打我了,我不曾看过妈妈这麽铁青的脸,一巴掌就朝着我打来,我终於知道阿欣当初被他爸K到时是什麽滋味,脸颊火辣,眼冒金星。妈妈真的很生气:「你这小孩,怎麽可以做这麽下流的事!一个女孩子家,你以後怎麽对得起人家?」妈哭得很伤心,拿起旁边的扫帚,没头没脑的就往我身上打。我摸着脸颊躲也不躲,以前因为老师误会被打时,我就是这种牛脾气,没错干麻要躲?我不懂到底做了什麽对不起人家的事,不过是学大人玩个游戏,有这麽严重吗?顶多是弄痛小雯,跟她陪不是就是了,为什麽要这麽生气?当时妈妈盛怒下,小欣跟小雯都吓呆了,等回过神,裤子一穿一溜烟跑了。不明白妈妈这时为什麽会出现,原来妈妈每次离开我们都不放心,第二天一定会回来看我们,然後才放心的离开,不过也因为这样我才没铸成大错!後来妈妈带着我向孙叔叔道歉,孙叔叔带着小雯去医院验伤,事情差点闹得不可收拾,後来不了了之,只知道爸爸不管,叔叔找妈妈去他家谈条件,妈妈进去後不久,衣衫不整的跑出来。至於小雯的第一次是不是我夺去的我不知道,只知道孙叔叔找妈妈谈了好几次,妈妈整整半年不理我。最後小芳说她也有参加,小欣也曾趴在她身上,换爸找孙叔叔谈,找小欣来对质,孙叔叔才没找妈的麻烦,整件事才因此落幕。上国中後,有生理健康的教育课程,老师解释後我才知道我做了小孩不该做的事,也因此对小雯感到很愧疚。为了弥补她,我常在她身边帮助呵护她,别人都把我们当成一对小情侣,我也乐在其中,其中缘由就只有我们知道了。【完】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